立即注册

腹肌控论坛

查看: 3525|回复: 12
收起左侧

[连载中] 【原创续写】拷打腹肌少年徐诚 第一章 初中–训练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21 22:4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腹友们快入坑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一章  初中–训练篇】
( q; P2 u( R5 {) ^) x9 h- |+ G  我叫徐诚,你也可以叫我诚诚或者小诚。我今年刚好16岁,已经是初中二年级的学生了。虽然成绩单很难看,但是我也有同龄男生们无法比拟的东西,那就是我有八块结实漂亮的巧克力腹肌。
" E' H5 O' ^7 L- H" o/ B  为什么我要练腹肌呢?
7 j: b, a  h3 X3 N8 n, _0 k  因为在13岁那年,看过一个健美杂志,上面酷哥的腹肌饱满健硕,散发出诱人的油光,从那时起,我就幻想自己也有那样的腹肌。再加上,我很喜欢和别人打架,如果没有腹肌的话,挨揍的时候会很疼,所以诸如以上两点考虑,我刚上初中那年就开始练腹肌了,一直到今天还在每天坚持,所以我的腹肌是同龄人完全无法比拟的。
# C- t) T7 \1 n* c. W; }- D, ?* j/ s  每回洗澡的时候,我都特别的清洗我的腹肌,用肥皂和毛巾擦洗每一块腹肌间的沟槽,那是男子汉的象征,所以要特别爱护,而且我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后穿上衣服,然后一手拿着吹风机,一手撩起衣服吹我的腹肌,暖暖的风轻轻抚摸每一块肌肉,那种美妙感受只有亲自尝试才知道。. c/ U! l, O. M9 q+ K/ \
  对了,我上面说到我爱打架,嘿嘿~怎么说呢,我从来不参加任何学生帮,因为我打架是为了我自己爽快而已,无拘无束的想揍谁就揍谁这样才好玩。因为我有腹肌的缘故吧,基本上那些对手们都没办法对我造成多大的伤害,有时候还会故意先让他们揍我的腹肌,看他们对我的腹肌无可奈何的惊讶样子再狠狠还击回去。久而久之,我就渐渐喜欢上腹肌被揍的感觉,紧绷着辛苦锻炼的腹肌保护着内脏,爽极了。
% B1 Y, O% F1 t; r/ U  今天我刚刚洗完澡,就把我的腹肌洗的干干净净的,穿着黑色牛仔裤和白色球鞋,上面只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虽然是周六,但是我还是打算去学校,因为前天有人像我下了战贴,不去的话岂不是会被人看扁?时间是下午7点,正好是学校老师都下班的时候。还真会挑时间,省得我把他打成什么样被老师看见还要请家长。: {& e1 A9 |& Q8 z# e- f8 Z- X" O
  我坐公车到了学校,这里已经是空无一人了,传达室的老头子也不在,操场上空荡荡的,我信步走进学校,还没走几步,后脑勺就被人猛敲了一下,真是垃圾!偷袭么!?虽然很不甘心,但是还是不得不慢慢跪倒在地上,然后整个人都失去了知觉,可恶!你给我等着...* D! H0 J2 ]1 m6 Y
  再次醒来的时候,四周有些暗,夕阳余光透过窗射在脏兮兮的木质地板上面,我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捆着,吊在了单杠上,脚上也被铁链锁死,下面垂着一个大铁球,再看看周围都是装排球足球篮球的筐子,还有许多体育器材,我顿时明白过来,这里是学校最偏僻的体育资材仓库。
1 p6 |  ?! z! n' h  双手被粗绳子系的很死,而且还是死结,看来没办法打开了,下半身被大铁球牵扯着,很重。因为被拉扯着,我的腹肌被绷得紧紧的。
2 t/ s( ~$ `; P2 z  这个时候,三个人走了出来,我一眼就认出他们是谁了,不就是前几天被我揍过的家伙么?' l! Y. v2 ?+ z8 `
  “徐诚!今天你落到我们手里,我们要你吃尽苦头!”
# i+ ~9 R/ M7 [  G3 K! I, q6 \" ^  “哦?是吗?”我不屑的撇撇嘴。. M, e7 V" c; N
  “别以为你有腹肌就了不起~今天我们要让你后悔把腹肌练得这么发达!”他们放着狠话。* t  X$ h/ A6 n6 O) p7 p) I
  “呵呵~那么我还真想看看你们有什么办法让我后悔呢~”) u& p1 \" @  r7 A$ ^
  “我们特地准备了些道具,来拷打你每一块腹肌呢!等下叫你生不如死!”
, s' D' w% q( U  “是吗?我的腹肌就是为了被拷打才练的~有什么招式就往我腹肌上面使唤呀~~”2 K3 m+ X% u9 A
  我完全没有把这帮只会偷袭的懦夫放在眼里,同时也很期待他们又用什么方法来拷打我的腹肌,要知道,我的腹肌已经锻炼得越来越结实了,打架的时候挨几记拳头根本没有感觉。5 Z7 X2 K" `; P; k
  其中一个人走过来掀起我的衣服,把我的八块腹肌裸露在外面,接着他拿起一个原木棒的球棒,那帮子看起来又粗又硬,应为经常被使用,而有些磨损,上面还有些血迹,看来是他们专门用来打人的吧?
" ^! y. c7 J: H9 e  “嘿嘿~”( g$ e' y" l* U* u" x
  那人淫笑了一声,就挥着棒子朝我腹肌猛砸。我紧绷起腹肌,八块肌肉瞬间鼓了起来,腹肌之间的沟槽越发的明显,棒子和肉碰撞的声音充斥着仓库,十多棒砸下来,腹肌开始发麻发痒,渐渐变红。我的身上也慢慢冒出一层汗。6 a& P3 J8 N" h" A4 n" ^
  “怎么样小诚!不好受吧!”
0 G3 Q. Y) k; G; a8 w' A  “呵~我有叫么?这样的程度就想击溃我的腹肌防御?太轻了吧?”我嘴硬道。; d& r- J! q. x6 \* d7 @
  他又抡起棒子,朝我的腹肌猛砸。我只能屏住呼吸,鼓起腹肌,来承受木棒的摧残,很快我自以为结实的八块腹肌就在棒子的折磨下渐渐开始充血,那里又热又胀,再被打下去,说不定里面会受内伤。; E5 ~. u* V; V* c: Z4 H
  每一棒子砸下来我都要调整一次呼吸,如果节奏被打乱就会被揍进肚子,那内脏就遭殃了,腹肌已经充血了,红红的一片,再被挨打的地方就会瞬间白花花一片,汗水渐渐顺着锁骨和胸肌流了下去,腹肌现在看上去又红又湿,泛着油光。看起来就像肥沃的农田一样。
& d) B, A, N5 O1 \! e9 s* ~  “嘿嘿嘿嘿~小诚哥,你呼吸变重了呢。”* D) e# ~0 S/ r, v
  “才...才没有。”" o* g; J4 F# Z9 U9 P% N
  我的呼吸确实变重了,应为我不仅要承受腹肌的虐待,脚下的铁球也很重,扯着我的身体往下拉,手腕被勒的好疼。腹肌现在很辛苦,好像已经麻木了。这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如果是互殴打架的话,我的腹肌绝对能支撑到我一个人把他们统统打趴下,但是现在是我被吊起来单方面挨揍,除了用腹肌死扛,我什么都办不到。2 p" S  u/ M' D+ d! B. m
  他摸了摸我的腹肌,又笑了笑,很明显,他也感受到我的腹肌已经软下来很多了。把木棒丢到一旁,这一次他拿出一个指虎。* Z; ^( B9 h% d3 e8 y+ W' f' w
  那是一种套在四只手指上的徒手武器,四个圆环正好套在指关节上,每个圆环顶部还多出一个菱形的坚硬物,是徒手搏击的大杀器。
2 G' N  y2 f" t' R9 M  “你的腹肌现在已经充血麻木了,你不能控制你的腹肌了吧~嘿嘿~”/ Y+ |- m" q- y6 p' X9 o
  他说的没错,我已经没办法控制我的腹肌了,但是由于我天生肌肉体质,而且我时刻都尝试把腹肌保持在紧绷状态,渐渐有了本能反应,腹肌现在虽然麻木,但是身体依旧控制着它处于保护内脏的紧绷状态。. Z/ X! P1 S8 b0 `- |
  他握紧拳头,猛揍我的腹肌!9 p* M: K2 x2 v" L/ o
  坚硬的菱形坚硬物从左侧第一块到第三块的腹肌处揍了进来,那种感觉真是痛苦!我居然面露难色,没想到这种武器的杀伤力这么大,如果没有腹肌被这玩意揍一下,估计早就内脏出血了吧。
  F6 R' F* C3 h8 \: Z. B! c/ m  接着我的右侧腹肌也遭受了相同的待遇,紧接着是横着的第二排腹肌,第三排腹肌,最底下的两块腹肌,左侧第一块和右侧第二块,他以各种不同的角度来虐打我的腹肌,让我好难受!: K; U, x2 J# K1 |: a. X
  “呃啊......”' ]* L# k6 U2 ~" j0 [
  终于我有点忍不住了。
% z+ u3 i: m+ l+ V  r  “哈哈哈哈哈~小诚也会呻吟呢!”
: E. {& ~, o% r: ^) e  他虐的更起劲了,我的腹肌在他的拳头下变了形,被各种攻击揍得七歪八歪,腹肌上充血的部分开始慢慢转为酱紫色。我知道这是肌肉内出血的现象。
  r% I9 v; p4 C( c  我的八块腹肌在他的拳头摧残下变成酱紫色,淤青了一大片,他好像也揍累了,准备休息一下,不过我想错了,他并没有打算停止摧残我的腹肌。( a! ?* H- B) p2 g9 s5 M- K8 I' f
  他转过身,在桌子上放下一卷绷带,展开来,接着摔破一个玻璃瓶,把玻璃渣都倒在绷带上,接着用铁球碾碎,然后端着绷带走到我背后。
  f" \* N0 v% t* d0 S6 l* u2 ]0 f  “嘿嘿~如果你现在求饶,我们就放过你,不然,等一下就让你生不如死。”0 s6 v& F! g4 b( j
  “好吧,如果你们求饶我就不打你们了。”
+ `4 R: K) a6 a* E4 w7 y1 i- q: ?. d  我才不会像懦夫一样求饶呢,即便我现在的腹肌确实快要到极限了,我依旧嘴硬道。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拿出什么手段来折磨我的腹肌。
* x1 m5 `8 d1 k1 f  “嘿嘿~那我倒要看看你的腹肌是不是和你的嘴巴一样硬~”
: R% T) y" Z; p6 F, n0 C& S  他冷笑了一声,就把绷带包有玻璃渣的一面绑在我的腹肌上,在背后紧紧勒了一下,然后打了个死结。玻璃渣就像是咬进我的腹肌一样微微扎了进去,我感觉到有千万只蚂蚁正在啃食我的腹肌,那种感觉还真是奇妙。
5 ?) R: V% H6 }( q  他拿出一个皮手套,似乎是怕玻璃渣把他的手扎伤吧,捏紧了拳头,朝我的腹肌揍了过来!
( ?! @' N3 h9 ]1 Q! z7 F9 O" _  这一拳一下,不仅有他拳头的力气,还有玻璃渣的杀伤力在里面,显然,后者对我的杀伤更大!
( c. M+ j! F: o! t/ Z  “呃!啊!!!啊!!!”
! Q. _# M* Z6 m+ X  好疼!
7 e) F4 E2 a+ v  M- n  腹肌绷得越紧,疼痛反而越大!!真是可恶!!9 A7 i" a7 D6 R4 O
  又是一拳!!
3 V' _+ S4 c( b5 W# Q' I  这次我可以放松腹部,但是结果同样痛苦!拳头硬生生揍进我腹部,直接打在我的胃上!!' u' ~" `% b/ K& R( j" k
  “呜呃!!”
0 L; Y2 o( s: {6 n2 p6 J8 C7 m  Y  我的口里喷出胃液,滴在地上。. C" P' _5 S( ?/ u
  “哈哈哈哈!!八块腹肌又怎样!还不是被我打吐了!!”
4 Z6 i, U: V; L. l2 \6 a  接着又是数拳,白色的绷带渐渐渗出血色,我的腹肌现在肯定破了。没办法,为了不让内脏受伤。我只能忍着痛尽可能把腹肌绷紧,但是那样一来拳头的力道和玻璃碴都是实打实的攻击到了我的腹肌上,也太痛了吧!!
9 t  e, Y" u2 m" D0 g* W) v  他脱去了手套,用小刀割断了绷带,我的腹肌已经伤痕累累,不仅充血淤青,上面还遍布细小的破皮和擦伤。/ C3 d' F" _) r( f$ i* r( D
  “还有一步没有做完~”% L* v; k0 K& K. N! J
  他嘿嘿一笑,在我眼前晃晃那把小刀。
! t0 M5 g* {5 V% v% n7 F7 P$ @3 ]  “接下来我要把你的腹肌捣烂~!”
8 ?1 S$ c6 Z' k8 u* g0 @. w5 B  他用手捏住刀刃的三分之二,露出三分之一的部分刺入我左侧第一块腹肌!那种痛苦无以言表,我虽然咬紧牙齿,但是依然忍不住流出眼泪,这种疼痛根本无法忍受!
9 ]$ b; m" T' a/ v6 v  血顺着腹肌之间的沟槽流下,我能感受到那股热量。他刺进去以后没有拿出来,而是开始左右捣鼓!钻心的疼痛差点让我昏过去,但是我偏偏没有昏倒!
1 f9 ?4 ~: Y- H5 z& I3 \. p  他终于把刀取了出来,接着朝我的第二块腹肌刺进去,反复刚才的步骤!我疼得叫起来,呼吸已经没了节奏,这种疼痛我无法忘记,我真的有些后悔练腹肌了。
$ B3 B& G, s' `4 K  “呵呵~后悔了吗?小诚有八块腹肌呢,接下来还有六下~”* N' h3 _- ]$ q
  神啊...我多么希望我只有四块腹肌...最好一块都没有...疼…真的太疼了……
, A8 n3 s+ S! v7 E7 _; ?  我的腹肌已经血肉模糊了,汗水、泪水、血,在我的身体上流淌,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结实的身子开始发起抖来。( l6 d8 U: e- y6 h4 `7 @8 u
  在经历了痛苦的折磨后,我的八块腹肌都被捣鼓烂了,上面都留下了不大的小窟窿,从里面流出许多血,但是他们还没有放下我的意思。
% z! L" Q% a; ], j& `. N' W; H$ c  旁边被我揍过的人这时捏着拳头走了上来,我知道他们要找我复仇,可是我的腹肌现在已经成了我的最大弱点,伤痕累累的腹肌无法承受哪怕一丁点的伤害了,我只能无奈闭起眼睛,等待着两人的折磨......
, L  k# ^# M9 ^0 a9 p2 ^2 f% G  这时另一个人走过来,拦住了另两个人,说道:“先别急,给咱小诚哥洗洗干净。”说着提过来一桶水,朝着我就是一泼。我尖叫起来,因为这不是一般的水,而是高浓度盐水。我的伤口如火烧一般,像是被无数的虫子撕咬,火辣辣的炙痛着。6 U6 m. ~9 ^8 M- @7 C* N# [
  那三个人大笑起来,其中一个道:“哈哈哈,咱小诚哥看来很爽吗!”我喘着粗气,怒视着他们“老子将来一定要十倍的还给你们!”“那你得有这个命,哈哈哈。看来你吃的苦头还不够,我非让你求饶不可。”! M8 n) Q6 m1 I3 L
  这时我的腹肌已经彻底瓦解,每一块腹肌上都有一道深深的伤疤,我知道我不可能承受了,哪怕是再轻的拳头,但我绝不会向这几个废物求饶:“尽情来吧,我身上的肌肉还多得很,你们随意。”9 P1 c; r/ r' p8 r: I
  “呵呵,不见棺材不掉泪,来兄弟们,继续招呼他。”另外两个人走过来,把我的裤子也扒了下来,我浑身只剩下一条三角内裤,我的肌肉身材暴漏无疑。他们两个看见我的身材又感慨了起来,他们一人拿起了一条鞭子,这种鞭子上面都是倒刺,抽在身上不只是鞭子抽打的痛,还有刺痛。
/ h7 p+ U0 |2 o' `" |0 l9 t% Z# B  “啪啪啪啪”鞭子抽在身上就是一条血印,我根本忍不住,痛叫不止。尤其是鞭子抽到我的腹肌上,新伤加旧伤,这种痛我从没体会过。大概抽了六十几鞭子,他们终于停手了,我浑身都湿透了,也都变成了红色,但是由于肌肉紧绷,我的肌肉更加明显,条条突出。这三个人也不跟我废话了,放下手上的刑具,走过来不断摸我的肌肉。我已经精疲力尽了,只好耷拉着脑袋,任由他们肆意的把玩我辛苦训练好的肌肉。“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练得,肌肉这么好,腹肌虽然被毁,但还是那么硬。”
% Z/ }0 I( H. I# s5 s7 V9 l; |  他们中的一个摸着我的小腿,我那里的肌肉因为坚持跑楼梯特别的硬。他突然拿出一把小匕首,使劲地插进了我的小腿肌肉里。但是刀子并没有插得很深,因为肌肉很硬。所以他好像很不满意,把刀子继续往里插,还转刀子。我的小腿肌肉被不断撕裂。但是我没有叫,一方面我已经没力气大叫了,另一方面这并没有我的腹肌疼。另一个人一直在摸我的肱二头肌,我的肱二头肌就像铁一样硬,经常打人,让我的胳膊充满了爆发力。他拿来一根钢针,毫不犹豫的插了进去,然后拔出来,再插进去······我虽然很痛,但是毫不理会,因为我平时打架,胳膊上受的伤比这还重。第三个人一直在摸我的胸肌,我的胸肌就像两块瓷砖,结实而且方正。他一直用拳头打,可我根本没感觉,我平时打架凡是打向我胸肌腹肌的拳头都不躲。虽然我现在腹肌很糟,可是胸肌还是一样硬。他不甘心,于是点了根烟,然后拿烟头烫我的胸肌,这真的很爽,尤其是他烫到我的乳头时。就这样他们三个又折腾了我半个小时。2 B1 R% a# T: q9 s& ^
  “你们三个废物要玩到什么时候?!”他们停止了手上的活动,但是他们似乎被我的话激怒了。& K& [' i) V) Z3 l1 g0 A; Q) |. N
  “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你的腹肌是不是不疼了,让我们在招呼一下诚哥的腹肌吧!”4 K- y7 ]% G+ v* J  ~+ v  m
  “来吧,我的腹肌不是盖的,这一点点伤没什么,还有什么招数尽量使出来吧,我的腹肌接得住!”尽管结实的八块腹肌几乎让他们虐废了,但是我依旧不甘心服软,索性硬撑着挑衅。! p4 M1 `$ u# k& b# I: }% ~
  “这是你说的,看看你受得了这个不?”, l* W% h5 Q& T. B
  这时他拿出两把锤子,就是钉钉子的那种工具锤。“我知道你平时根本不在乎这个,但是你的腹肌已经重伤了吧?不知道你还扛得住吗!”9 }0 c$ e* Z' M* h# [2 l
  我面无惧色道:“你们尽管试试看好了!反正我是不会求饶的。”他们两个拿着锤子一人一边,站在我的左右。然后开始从第一排腹肌开始敲击。刚刚敲了第一下我就大叫起来,我的腹肌已经撕裂开来,完全没有绷紧的能力。但是我的腹肌毕竟还在,所以我的内脏没有什么事,只是痛而已。这两个人越打越起劲,用的力量越来越大。我的血和汗在锤子下飞溅,我惨叫不止。就这样打了200多下,我的腹肌已经完全血肉模糊。
+ x# \* v% ]% G9 g4 U/ `  “你们杀了我吧!”我无力的耷拉着脑袋痛苦的低声说到。
: X) Y: A3 i6 e/ P8 ~  “放心吧,小诚哥,我们不会让你死的,我们可舍不得,难道你忘了那天你是让我们怎么被打,丢人的了吗?我们要一直折磨你,我们今天会放了你的,但是我们手痒的时候还是会找你出气的。如果你不听话,或者报复,我们就会去折磨你10岁的弟弟好了,相信他可没你这么耐打,对吧?哈哈哈!……”3 ^( K" T0 k: k* J# x8 u7 C
  我只听到这里,就痛得晕了过去,等醒来时已经在家中,弟弟说当晚是几个自称是我同学的家伙把我送回来的。我看你身上都是血就帮你包扎了一下,过了一天一夜你才醒来。我发现我身上火烧火燎的疼。尤其是腹肌。血已经渗透过绷带。“哥,你到底怎么了?”' T! Q% a. a! f, g
  “没事,”我勉强挤出个微笑让他放心,“只是打架受了点伤而已。”
4 e! n, D6 m* D- h. D# }) @4 j  “对了,他们有跟你说什么吗?”( O% k4 k3 M+ O) n; l0 T: r! V
  “他们很奇怪,上来撩开我的衣服,还摸了摸我的肚子,说没想到你也有腹肌,以后有机会再找你和你哥玩。”我气得咬紧了牙根,这伙畜生。$ p3 Q$ w7 I0 s0 `# u4 ^$ Y
  之后的一周,我身上的伤逐渐恢复,虽然没有好彻底,但已经不影响正常生活。我发现这次腹肌虽然受到重创,但是伤好后比以前不知道强了多少倍,以前不管我怎么练腹肌,可是腹肌摸上去还是肉的感觉,摸上去有点软。这次伤好后,我的腹肌即使不使劲,腹肌摸上去也像皮革一样,摸上去硬硬的。我伤好后,就开始拼命练习腹肌,我知道那几个人不会放过我弟弟。所以我还得锻炼。不同的是这次我训练,不再只是跑步,仰卧起坐,俯卧撑······
! H; z  v. `+ A. J! S  我每天开始抗击打练习,用锤子击打腹部。还让弟弟每天用鞭子抽打自己。为了弟弟,我也每天让他和我一样锻炼肌肉,并且对他进行抗击打练习。
* a& {/ b* @* ?, h/ F  我的弟弟是个标准的小帅哥,虽然才十岁,但是练了两年武术,一身稚嫩青涩的肌肉雏形已经清晰可见,腹部还有四块浅浅的腹肌。以前也跟我一起出去打过架,天不怕地不怕。被人用砖头拍了脑袋还爬起来跟人拼命,一点都不怕苦。我跟他说要对他进行腹肌抗打练习,他高兴的不得了。一开始我从简单的开始,用棒球棍打他的腹肌。他屏住呼吸,尽量不出声,挨了十棍子后,腹肌就红成一片,还喘起了大气。我说今天就到这吧。他却不同意,非要继续。我拗不过他,继续他打。到了二十棍的时候,他就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了。等他没事了,就开始打我的腹肌,他用鞭子抽我的腹肌。他打我的力气并不是很大,可是当一百鞭子过后,我的腹肌已经殷红一片,碰一下就疼。可这小子丝毫不停手,越抽越起劲,胳膊上的肌肉都暴起。我再也忍不住了,叫他停手,可他却坏笑着说“这样才管用。”说完扔下鞭子,上来咬住我的腹肌。我疼得大叫。不一会我的腹肌就流开了血,想必是他咬破了我刚愈合的伤口。这小子真叫个狠。等我以后怎么虐你的腹肌。
$ K; H- a4 N/ C0 d  我弟弟一点都不怕疼,不怕苦,甚至比我忍痛能力还强。第一天还只能勉强挨过二十棍,等一周后就可以承受一百棍了。而且腹肌摸上去已经不是嫩嫩的了,另外第五第六腹肌也在逐渐出现形状。而我在这一周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腹肌上的伤基本已经痊愈了,而且摸上去硬邦邦的。我在这一周进行了疯狂的腹肌练习。不断用木棍打,等打红了就用冰水冲,麻痹腹肌的痛感,再继续打。最多一次连续打了十个小时。打到最后都吐血了,可我感觉空前的爽。觉得自己真的成长为男人了。真想让自己再接受一次疯狂的虐腹。1 ]& ?/ k# H( S/ L9 f9 P
  说也奇怪,这几天就是没见拷打我的几个人。不知为什么,自己反倒觉得有点失落。一天早上,我照例到公园长跑。跑到一片小树林的时候,突然从旁边闪出两个叼着烟的小青年。年龄大约二十多岁的样子。“小子,有钱没?”原来是两个社会小青年。我掏出兜里的两百块钱,直接吞进了肚里,说道“有能耐你们就拿吧!”这两个人一下子火了。一个对另一个说“揍他肚子,把他揍吐了为止”说完上来一个小青年照着我的肚子就打。我也不反抗,站着让他打,也不叫喊。说实话,他们一看就是经常打架的,拳头很重,而且下手毫不犹豫。不一会就打了十几拳。他觉得很奇怪,撩开我的衣服,看到我漂亮的八块腹肌,说道“没想到你这么结实。”
+ z- p3 A/ o9 J" J4 v& i8 G9 P  “是你太没用了”我用这话故意激他。另一个也走上前来,对着我的腹肌狠狠地打了一拳,说道“确实很结实,不过小子你别得意,有你苦头吃的。”说着戴上了打架专用的铁指套,把我的上衣拔掉,对着我腹肌就打,而且出拳很快。一分钟就打了四十多拳,我肚子变得一片紫红。我咬紧牙关,就是不叫。
0 c: ~, B! F! Z; v' }, I  说实话,我有点吃不消了,一方面他出手很重,不是我这个年龄段人的水平,另一方面铁指套打上去格外的痛。毕竟我腹肌再硬也是肉做的,那可是铁。) s/ O- l6 @. Y( n1 _# L' Y- G  k
  他停手了,对我说,“小子挺能忍的呀”说完一个扫堂腿把我撂倒了地上,我仰面摔倒。
4 P9 V  [3 b+ L, G3 M8 a& ~  他用力朝我腹肌上跺。我还没来得及绷紧腹肌,就被踩了好几脚。而且他穿的是皮鞋,踩得格外痛。我发现这时由于疼痛,腹肌再难绷起,只能任由他踩。不一会我就吐了。吐了一会,他们把我拽起来,然后用膝盖狂顶我肚子。我已经吐晕了,只能任由他打。我的肚子没被这么狠的打过。不过感觉这样才叫爽。他打完后,我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喘大气。
0 E2 @, }0 @4 d% ]4 K3 }& X  他们说“小子,长个记性,下次没这么容易放过你。”我突然意识到,我的腹肌根本练得不够,不是锻炼时间不够,而是强度不够,看来以后对自己不能客气了。
- l: M$ j# B, J5 [  强撑着走回家之后,我开始了继续的疯狂锻炼腹肌。既然腹肌的硬度还不够,扛不住铁指虎的虐打,那就改用更坚硬的东西锻炼,每天我都会做仰卧起坐锻炼,这个时候我就会蒙上眼睛,让我弟弟拿着杠铃,朝着我的腹肌随便砸,一开始我还没办法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腹肌时刻保持在紧绷的状态,每当身体放下来的时候,腹肌就会舒展开,我弟弟也是下手狠,就挑在这个时候,狠狠把杠铃砸在我的腹肌上,几乎是一瞬间,我的八块腹肌就会被击溃,沉重的杠铃直接深深的陷进我的腹肌里,痛的我连连干呕。这小子还跪着压住我的大腿。不让我起身挣扎,逼着我继续锻炼。
- A/ N- ^7 T/ L  但是没办法,谁让这是我自己要求的呢?为了把自己的肌肉锻炼得更加结实硬朗,再痛再苦我也得咬着牙继续锻炼,硬撑着腹肌被揍崩溃的剧痛,我吃力得练习尽量让腹肌保持时刻绷紧,结实健硕的蛮腰一起一落的开始艰难的做起了仰卧起坐,我还告诉我老弟,即便我做不动了,也要尽可能的逼着我继续锻炼,直到腹肌真的被榨干了最后一丝力气为止,为了确保我确实是筋疲力竭了,这小子干脆直接用手掐住我的奶头用力朝上撕扯,好几次我都觉得腹肌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结果在被他用力拽扯乳头的剧痛下,竟然硬生生又挤出来些许力气,一边痛叫着,一边又吃力的抬起了身子。结果这小子就上了瘾,每次帮我锻炼的时候,不把我的乳头撕扯的红肿胀大绝不罢休,别说,次数多了,我还真的感觉蛮爽的,也就随他去了,乳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也是变得越发的黝黑大颗。4 d7 g1 {% p0 o6 g4 p1 ^# ?
  我本来就是天生的肌肉型体质,再加上我锻炼的又多又狠,很快,我就可以让自己的腹肌时时刻刻保持在绷紧涨硬的状态,而且强度也很高,即便是用杠铃不停的砸在我的腹肌上,也只能留下一道浅浅的印子。为了测试一下我现在的肌肉强度,这天周末,我和我弟约好了要进行一次抗虐打测试,随便我弟指挥我做什么,让他可以用各种办法来拷打我的腹肌,哪怕我丧失意识,但是只要死不了,就不许停下来,因为我想看看自己腹肌现在的极限在哪里。听到我这样说,我弟也很兴奋,摩拳擦掌说要好好准备些道具来拷打我的腹肌。
( z) l: I% F8 u& ?9 M+ Y  周五晚上我比他先放学回来。果然就在家里的旧车库看到了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球棍、指虎、钢管、竹鞭……还有一些杠铃之类的健身器材。* g& ]2 G9 Y9 Z% z9 k" a$ V5 G
  不大会儿,他也回来了,我动作麻利的脱下了身上的衣服裤子,只剩下一条白色的纯棉三角裤,穿着运动鞋踩在车库的水泥地上,摆出来一个健美的姿势,顿时间,本就块块分明的八块腹肌被挤压的更加棱角分明,简直就像是雕塑一样硬朗结实,因为这段时间的高强度训练,腹肌两侧的子弹肌鲨鱼线什么的也都锻炼出来来,配上我手臂上高高隆起的肱二头肌,我对自己最近的锻炼成果非常满意,用手搓了搓自己硬邦邦的八块巧克力腹肌,自信的看向弟弟:“来吧,小信!今天你老哥这身肌肉随便你怎么玩!看看你能不能把我拷打到投降认输!”3 c7 p2 y. W8 O8 ^% |  i
  “嘁,老哥,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就是投降认输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嗷。”
- u% g. }. [+ _5 n( A  “随你便!”我自信的攥起拳头捶打了几下自己的八块巧克力腹肌,棱角分明的结实肌腱发出“嘭!嘭!”的沉闷击打声,我自信满满的昂起了头“你哥我现在的腹肌比铁还硬!随便你怎么打!”
% d3 c2 P$ @4 l# q  “嘁,老哥又吹牛了,既然这样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我弟弟坏坏的笑了一下,就让我自己伸出胳膊,跳起来用手握住单杠,单杠两侧提前装好的锁链皮革手铐用来拷住我的手腕,这样即便我坚持不住没力气握紧单杠了,也会被吊在单杠上没办法下来,只能任由我弟继续拷打我的腹肌。最后这个小鬼又把我的小腿用锁链捆在了一起。! ]5 [% s1 h0 ?$ f, V# L
  “再加点负重吧!”弟弟拿着杠铃片坏笑着说道。/ }: n; x8 C; B# X' {- f: }8 p. }6 ?
  “随便你!”我蛮不在乎的回答道。5 U+ G1 m* o1 R# ^% G- K& n
  一片片锻炼用的大号杠铃片就被拴挂在我小腿上的锁链上,一开始还很轻松,但是随着杠铃片数量的增加,我也感觉到有些吃力了。结实强健的一双大腿被拉扯得紧绷绷的,块块隆起的腱子肉上净是暴起的青筋,看起来又阳刚又性感。% F0 t5 g( A( ~
  “干!够劲!”我咬咬牙,冲着弟弟昂着头,“来吧!随便揍!今天哥给你当肌肉沙袋好好让你练练拳!”
+ Z0 ~" k: I3 [; {5 t" u  “还不够哎”弟弟坏笑着,“老哥你这么自信,我当然要相信你啦!你不是说自己是铁打的吗?那得再加点料才行。”/ w/ @3 r3 _9 d
  “行!你还想让我做什么?”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敢说就肯定要敢认,不然不是我的性格。虽然感觉已经很吃力了,但我还是冲小信自信的点点头,“来吧,你哥我现在超强的!”
- B, H% Q# I7 C. K% S  “当当当~”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两根细锁链,放在我眼前摇晃着,锁链下端连着一副鳄鱼夹,通体都是金属,亮闪闪、沉甸甸的。小信笑嘻嘻着,“既然老哥你说自己的肌肉都是铁打的,那肯定不怕同样是铁的夹子喽?我要把它们夹在你身上,再把锁链拴在单杠上,你要是撑不住松开手的话,夹子被拽掉,嘿嘿嘿,那滋味……怎么样?老哥,你敢不敢挑战一下?”4 e, Y( G% V6 g0 T
  “混小子!你是把自己那点心思都花在怎么虐你哥我身上来了吧?”我哭笑不得,但是没办法了,大话已经说出去了,即便我自己也很清楚,不管我怎么锻炼体训,肌肉的硬度都不可能和钢铁媲美,但是既然弟弟用这个当理由,我怎么好意思拒绝呢?只能昂首挺胸,把结实方正的胸肌绷紧,看起来硬邦邦的,毫无惧色的展示给他看:“想夹在哪里?随你喜欢好了!”: g1 g, X( e! @  Y7 |
  事实上我也早就清楚,这个鬼精灵肯定是瞄上了我身上最敏感的部位之一——现如今变得越来越黝黑大颗的乳头。因为不管我怎样锻炼,这里都不可能锻炼出硬朗的肌肉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之前训练的时候弟弟也经常扯拽我的乳头训练到这里了吧,虽然真的很痛,但是莫名的就会觉得也有一点点暗爽。所以现在我非但没有害怕,隐隐的还有些期待起来。不知道那对看起来就非常够劲的鳄鱼夹子咬在奶头上是什么滋味?有没有我之前被烟头烫的时候爽?
1 U. \4 n' Q4 Z8 ]  果不其然,小信一上来就开始拨弄起我的奶头来了:“嘿嘿,既然老哥你这么自信,那我就不客气啦!”
' ]+ ~. C6 b! D2 f9 _5 B; w  说着,真的一点不客气的掰开鳄鱼夹,把闪烁着寒光的锯齿对准我的奶头,又松开手夹了上去。首先体会到那种滋味的,是我的左侧胸膛。# i' A! n4 _, \9 p: d8 n6 c
  “唔呃~”我一下子就忍不住低声的痛呼起来,整片饱满隆起的左侧胸肌都因为乳头的剧痛而微微颤抖着,握着单杠的双手更是猛的发力,筋肉虬结、青筋暴起,手臂好似涨大了一圈一样,紧紧的攥住单杠,这才勉强忍住松开手把鳄鱼夹拿下来的冲动。真的真的、实在是太疼了。
1 `& h* b9 M, [* [  U6 ]  我完全高估了自己的忍耐能力,没想到,即便腹肌和身体的其他肌肉已经锻炼得如此结实硬朗,却还是有锻炼不到的弱点存在。以为平时训练的时候被扯拽了几下就锻炼得耐痛了?事实告诉我,我还差的远呢!+ m6 l% c# h# [, T
  我的嘴角抽动着,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因为乳头的疼痛而紧绷颤抖着,喉咙里更是发出了怎样压抑也吞不回去的痛苦低呼。眨眼间,原本还只是薄薄一层油汗的健美身躯就挂满了豆大般的汗珠。' a8 I. ^% i) {* O2 \; ^4 ]
  “喂?哥?你没事吧?”看到我面目狰狞的样子,小信也吓了一跳,慌张了起来,“不行就拿下来吧,下次我买个轻一些的。我只是想着你最近锻炼的那么狠,应该不怕这些东西,才特意问店家定制了力道更强的,没想到……”说着,就伸出手去要把夹上的鳄鱼夹松开拿下来。
  O. U7 d0 T# L1 w7 M% M1 p: `  “别碰!”我猛然间喊到,看到小信又被吓得一哆嗦,忍着痛挤出来一个难看的笑脸,“我……我没事……”+ O. r9 j0 d1 K1 e
  怎么可能没事?这副鳄鱼夹力道大的要死,几乎快把我硬挺的乳头挤压夹成肉泥的架势。再加上鳄鱼夹后端还连接着一段不短的锁链,即便锁链很细,但是加在一起也算是分量十足,把我本身就被挤压的疼痛难耐的乳头朝下拉过去,那种感觉,真是让我痛的想要放声大喊出来。但是我的自尊心不允许我那么做,既然狠话是自己说的,那再苦再痛也要自己吞下去!更何况,这段时间随着训练我的肌肉变得越来越结实大只,我确实是开始有些骄傲了。现在的痛苦正好鞭策我,以后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汗水来训练!7 B9 y3 B. X' b" ~. ^8 T4 ^5 }0 D5 K, M
  “不是……还有一只吗?……给哥戴上来!……”我吃力的忍着剧痛,一点点说道。看到小信一脸的迟疑,又补充了一句,“放心……你老哥我的身体……才不怕痛呢!……尽管来就是了……”
: j4 V9 Z3 q- E$ u! h$ a& ?- A  小信这才动作轻缓的拿起剩下那只鳄鱼夹,费力的掰开,满满的松开手夹在我另一只乳头上。只是,不管他动作再温柔,鳄鱼夹的力道是不会变化的,该是怎样就是怎样,顿时,让我忍不住痛苦低呼的疼痛来源又多了一处。& \9 d, c$ d3 P- ?: G" a, U/ A+ z
  “唔呃呃~~”尽管还没有经受任何的肌肉拷打,但是我的体力已经因为剧痛白白的消耗掉一小半了。手臂猛然间发力,本就看起来十分结实的臂膀显得更加健实涨大,拉扯着小腿上栓挂着的负重,我维持在了引体向上中把身体拉上去的姿势。只不过因为锁链并不短,我只需要把手臂弯曲到九十度,就足以让锁链被系在单杠上了。然而,这却也是一个极为消耗体力的姿势。$ V7 }- v/ I" C  C" k' L0 {  j, W
  明明乳头的剧痛已经因为锁链被挂在单杠上,失去了拉扯的力道而减轻,但是我却开始沉重的喘息起来,饱满方正的胸肌因为被鳄鱼夹钳制着,只敢动作最轻微的起伏呼吸,即便这样,我整个人也仿佛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从小麦色的皮肤上源源不断的渗出,汇聚在我胸肌腹肌的沟壑里,沿着流畅却凹凸不平的肌肉曲线朝下滑落,滴落到地面上,迸溅出小小的一簇水花。更有为数不少的汗水,将我身上唯一还穿着的白色纯棉三角裤浸透,隐隐勾勒出我年纪轻轻却已经初显宏伟的雄壮下身来,鼓鼓囊囊的,真是好大一坨肉。
; s! ]: z4 \: \; J( r+ v" C+ @  但是不管是我自己,还是我弟,都对这一幕毫不关心,没办法,平时训练的时候这样的景象看得多了,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此时此刻,我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接下来要进行的腹肌拷打中来。我们都很好奇结果,现在的我,到底还能在小信的腹肌拷问中坚持多久,才会筋疲力竭,无力的松开双手,任由锁链把鳄鱼夹活生生从乳头扯下去,也只能无奈的被手铐吊在单杠上。2 C% `3 |8 J8 j
  “开始吧!”我看了一眼小信,低声道,又用力扭动了一下腰腹,把腹肌挤压的更加饱满明显了些,示意他可以从这里开始。
* l! }* A" ]1 U6 a4 \  小信把指节捏得嘎嘣作响,握紧了拳头,狠狠朝着我的八块腹肌最中间砸了下来。5 n; Q1 \$ E' d% F  y4 \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我甚至连哼都没哼一下,轻轻松松就用腹肌抗住了这一拳。要知道,我这段时间可不是白锻炼的,虽然弟弟给我戴的乳夹真的是非常非常痛,但是我的肌肉比之前也要结实多了,鼓起的八块巧克力腹肌棱角非常清晰深刻,摸上去更是厚实坚韧,即便我完全放松下来,也足以不痛不痒的吃下这一记拳头,更不要说我现在还因为鳄鱼夹拉扯奶头的缘故,浑身上下的肌肉都紧绷着了。
0 b3 t3 w  W: m  “哈~”我冲着小信昂起了下巴,又摇了摇头。意思很明显,这点力气还不够挠痒痒的呢。
4 O5 P" c, Z5 p5 s; x  果然,看到自己这一拳没什么用,我弟他撇了撇嘴,不信邪一样,左右开弓,每一拳都用劲了浑身的力气,对准了我的八块腹肌狠狠的捶打下来。
% W- z$ v4 @1 x  “砰!砰砰!砰砰砰!……”- N$ W- I* D* A/ e; r) }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8 W. I: x3 o* W% C. R; Z  很可惜,虽然小信的拳头也很够劲,但是还完全没办法攻破我的腹肌盔甲,打了好半天,也只是让我的巧克力腹肌有些微微变红而已,不仔细看的话甚至都很难发现。小信也发现了这一点,很不甘心的停下了拳头,微微的喘息着,因为这一阵猛烈的挥拳也消耗了他不少体力。
* u$ x1 i9 W( O/ V7 I* {  “哈~,没用的~”我缓缓吐出一口气,尽可能保持腹肌绷紧的状态呼吸着,“只是这点力度的拳头可还攻不破我的腹肌哎!你不是准备了很多玩具嘛?拿出来让我见识一下好了!”
4 _3 V$ P; F4 b' M  “谁说没用的?”小信喘息了一小会,就平复了下来,伸出手顺着我腹肌的沟壑一点点捏弄着我的八块腹肌,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又怕他趁我不备突然袭击。只得尽可能一直维持着腹肌紧绷的状态。
9 s/ a8 C- b7 u; I0 k' }5 f+ k; |  “不愧是我哥,腹肌摸起来果然还是硬邦邦的呢!一点都没有被软化。”说着,他突然狡黠一笑,“但是,哥,维持这个姿势被打很累吧?你还能撑得住多久呢?”1 c* a9 P" B4 b$ Y
  我心中微微发凉,确实,我弟说的没错,虽然他的拳头打在我的腹肌上不算什么,但是本来我要维持这个姿势忍着鳄鱼夹的折磨把身体拽起来就很吃力了,在承受他的拳头的时候我还必须得用更多的力气维持身体稳定,否则身躯一旦摇晃起来,原本只是长度刚刚好的锁链肯定会拉扯到鳄鱼夹,事实上,在我不小心的时候,乳头已经被鳄鱼夹拽动过好几次了,我是咬着牙才勉强没有痛哼一声。但是体力也确实消耗了很多,身体下面不知不觉汇聚起来的一滩水渍就是最好的证据。/ w# M5 [* w. W  ~
  “谁说的?可不要小看你哥啊!”即便这样,我还是咬着牙嘴硬道,“你尽管打就是了!反正我今天这身肌肉肯定让你虐尽兴!”
6 B. R; A, r) @) R9 t0 I  想了想,我又补充了一句,“要是我撑不住了,你也不用在意,尽管把我吊起来继续揍就是了!”- F1 @! N" d5 _7 j$ x
  “嘿嘿,既然老哥你这么嘴硬,那我就不客气啦”我弟坏笑着说道,从旁边一堆东西里翻出来一只铁指虎,冲我晃了晃,戴在了手上,“哥,你认识这个不?”1 j; W4 N' c! F: N' e9 `+ j
  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之前碰上那两个混混的时候,我本来是对自己的腹肌很自信,这才没还手,任由他们打,没想到,辛苦锻炼出来的腹肌在这种铁指虎下根本坚持不了多久,虽然也有当时我的腹肌强度不够的原因,但是我还是印象很深刻。不过这一次我相信我的腹肌才不会像之前一样被轻松击溃的。
2 u2 s/ Z. Q% g  “不就是指虎吗?尽管来吧!”我深呼吸一口气,试图把腹肌挤压得更硬更结实一些,就示意他可以攻过来了。
* N, l8 L: |( k4 }3 {) Q/ ^  纯金属的指虎很是有点分量,沉甸甸、冷冰冰的。我弟戴的这副指虎更是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最前端有三个棱形的凸起,尽管没有尖锐到直接刺穿皮肤的程度,但是随便一拳就能轻轻松松的在我的腹肌上留下三个深红色的凹痕。& X. K4 c* ~3 H. Z" w. `) [% m
  “唔~”我不禁有一点面露难色,这东西的杀伤力还是那么大。我低头看了一下,尽管我腹肌上被打出来的凹陷很快就可以恢复,但是留下的淤痕可不会那么快消退。好在我这段时间的训练还是很有效果的,比起上一次,淤伤显得浅了很多,我现在的腹肌绝对能坚持得更久得多。
) s3 G( O5 `9 k  想到这里,我又变得自信起来,抬起头冲着我弟弟扭了一下自己的八块腹肌公狗腰:“继续打啊!不要停,让你看看你哥我现在的腹肌不是白练的!”
  K/ Z0 f; r& w  I  S* S  “哼~”小信摸了摸指虎的尖端,似乎对揍我腹肌的效果不是很满意。双腿岔开,摆出来一个架势,一记狠狠的直拳直接捣向我的腹肌。
1 P. g1 k# T; W/ N4 b' t  j( x  “砰~!”- I- D0 X8 L  Q" H  K
  “唔哼~!”
& m; V+ _, g$ b% q, a. U3 t  这一拳比之前还要重一些,即便我已经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腹肌还是感觉被狠狠的砸了一下似的,小信收回拳头,我最上面的两块腹肌上出现了很明显的淤红。$ ~7 g+ L4 _% z4 G3 L7 K) Y
  “够…劲…!继续…!”我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 y" Q2 F" b' e  事实上,不用我提醒,我弟也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看起来虽然扎马步、扭腰、出拳一个步骤不落,没有之前痛揍我腹肌的频率激烈,但实际上,现在的每一拳都是又重又狠,使出了全力。7 \3 J' Z9 v$ m8 I( ?& Y
  一拳、一拳、又一拳……! f1 K  n" q6 f. i: S+ E" v+ k
  “砰~!”0 z1 N8 u% f. [2 F9 N
  “唔~!”8 Q9 `, b- p" o. p; a( X) _/ E* t
  “砰~!”9 I, d* R. B  t8 [9 a+ m* h
  “嗯哼~!”
% ~* R" {# Q$ I# D8 R1 Y" ]  “砰~!”
1 X+ |9 x6 D! G7 k. W; }% ^  “唔呃~!”6 z( E8 a7 d# C8 `) J3 j5 R$ y9 F& n
  ……+ e* _- n4 d) z
  虽然暂时还没有将我的腹肌击溃的迹象,八块巧克力般的腹肌依旧硬邦邦的紧绷着。但是每一拳都会在我的腹肌肌砖上留下清晰的淤痕,真的蛮痛的,似乎每一拳都可以轻轻松松的打断我一束肌腱。不过也没办法,毕竟是用刻苦锻炼的血肉之躯和钢铁对抗,依旧能绷紧腹肌没有被击垮我就已经很满足了。至于那些疼痛,男子汉怎么能怕疼啊?尽管来好了!9 o' d- @! F, T3 s) \7 c0 I" Z
  就是抱着这种想法,我自信的昂起头,用出力紧绷的八块巧克力腹肌硬生生承受着指虎加重拳的双重虐打。漂亮精窄的八块腹肌上的淤红随着承受的拳头一点点增加着。每一处淤红都代表着一寸皮脂下的毛细血管被打的破碎,粗壮的肌腱被打断的痛楚。实话实话,想到自己辛苦雕塑出来的肌砖甚至正在和戴着指虎的铁拳对抗,我的心里其实还有一点自豪和暗爽。. t( n  T! @# A' m8 e; e1 ^
  “砰~!”“唔~!”……$ i; H( y" l& g
  “砰~!”“嗯哼~!”……0 r! J9 l: y# V6 d' i- p( P$ R& B
  “砰~!”“唔呃~!”……# Y5 A: [0 f* s# G4 E/ m
  ……
4 n0 @. r5 J9 D. R. H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腹肌已经被打的通红一片了。八块方正厚实的腹肌上找不到一处没有被蹂躏过的好肉,挨揍的时候也不像最开始,只是轻轻的闷哼。偶尔小信的拳头会凑巧打到我已经被揍了好几次的部位,就会让我一时没忍住发出痛哼。9 s4 t2 n" \) @& M9 k
  小信停了下来,似乎想要歇一下,缓口气。我也喘着粗气,想要让消耗的体力恢复一点。. G* }* o# u  I6 K, ^/ V5 \
  “哥,怎么样?腹肌好像开始变软了哎!之前我打你你哼都不哼一声的哎!”小信得意洋洋的笑道,一边用手在我已经被打的通红的八块腹肌上摸来摸去的。
1 U* a4 n1 h# u( u. E5 ]$ b  确实,我腹肌的硬度已经被大大的软化下来了,完全不像一开始,绷紧的时候硬邦邦的看起来就像石头一样。不仅被打的通红,摸起来也有了着肉肉的质感。6 W  _; X- B3 i6 v& h+ z0 V- ?
  小信这样随便用手摸来摸去,顿时又痛的我忍不住“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没办法,我的腹肌表面已经被我弟虐打的伤痕累累,找不出一块好肉了。即便放在哪里没有人碰,也是火辣辣的疼,更不要说小信还用他那只手使劲摸来摸去了。8 n* Q6 r* x1 U2 J! w
  “咦?”听到我痛的倒吸气,小信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更加用力的捏弄着我的八块腹肌,“哥,你是不是快要不行了啊?摸一下都快要受不了啦?”! f& n' v$ t9 B) B, ?" \; }4 c' Z
  “呵~,我有说我坚持不下去吗?”我忍着疼,咬牙硬气的说道,“只是这样而已,距离我的腹肌极限还早得很呢!”
% S: O8 c/ Y) K  “是嘛?”小信若有所思的说道,“那看起来我的拳头力气还是太小了啊,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喔?”( j+ ]! i# a" @
  “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就是了!”虽然我的腹肌已经很疲惫很酸痛了,但是我还是很自信的冲小信说道,“我说了,今天我这身肌肉随便你虐!尤其是腹肌,你想怎么玩我都奉陪到底!”
# M, i+ t3 i6 B7 Q! J  小信把一条粗锁链从天花板上悬空挂下来,锁链的尾端锁上一把铁钩子,然后就从一旁的健身器材中找出来最大号的杠铃片,一片片的抬起来挂在锁链上,四五个叠在一起捆好,看样子能有一两百斤。我弟又调整了一下高度,让杠铃片刚好可以对准我的腹肌。很明显,这家伙是准备把杠铃片荡起来砸我的腹肌。实话实说,看着小信很费力的才能把负重向后拉起来,我其实有些不太自信了。杠铃片本身的重量再加上我弟推动的力气,可能有两百多斤的力气砸下来,我的八块腹肌还从来没有承受过这么重的攻击。但是没办法,话已经说出去了,哪怕腹肌会被砸烂我也要试试看才行。
0 u% b6 ^2 a% l, o! a1 }5 J3 Y7 \  深呼吸了一口气,用力把已经红肿的腹肌鼓起来,绷紧得更结实大只一点,我冲小信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5 ?& M' c: c& f/ {0 j: J  两百斤左右的杠铃片被我弟用力推过来,朝着我的八块巧克力腹肌狠狠砸下来,我还没有任何闪躲的余地,只能用力的鼓起自己的腹肌硬抗。
) h& h/ d1 e  `3 U' A/ d: Y; z  “嘭——!”
9 r6 w4 ?2 M4 J8 m6 u8 S: i4 V6 B" T  “咕呜——!”
; ?. x& M# E4 S& \+ d  好重!好沉!冷冰冰的坚实杠铃片直接砸在我的腹肌上,我本来以为自己的腹肌多少能扛住几次,没想到,只是第一次砸下来就完全击溃了我的腹肌,即便我已经很用力的咬牙把腹肌绷紧鼓起了,但是厚实坚韧的腹肌还是被无情的击溃,即便抵御承受了大半的冲击力,剩余的力道还是让我忍不住从胃里涌上来一股酸水,从嘴边流淌下去。( I1 r) }# U9 t' F* U- p) t
  我弟把荡回去的杠铃片接住,我的八块腹肌上已经出现了一个更加清晰的凹陷,很明显是被杠铃片砸出来的,即便弹性十足的腹肌马上就恢复了形状,但是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我引以为傲的八块巧克力腹肌已经被击溃了。剩下的时间,无非就是我能凭借自己的意志力和伤痕累累的腹肌在这种足以轻松击溃我腹肌的攻击下能坚持多久的问题罢了。
7 }2 `" {7 ~4 Y# e  “咦?!哥!你被打吐了哎!”小信很欣喜的喊到,他大概也没想到这东西的威力竟然这么大,竟然第一下就击溃了我的腹肌,把我打的吐出来了。3 D: X; T/ i" R# |8 \
  “呵~,才这点程度~”我吃力的把喉咙里继续涌上来的酸水咽了下去,继续嘴硬道,“只是为了让你高兴一下而已,继续来!你哥我的腹肌可是还没到极限呢!”
4 w7 M9 v  |0 s# `  然而事实上,不止我的腹肌被拷打的火辣辣的,疼的厉害,我的体能好像也快要到极限了,杠铃片砸下来的时候我几乎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差一点就坚持不住没办法把身体拉起来吊在半空中了。还是因为身体稍有松懈乳头就会被鳄鱼夹狠狠拉扯,乳头传来的剧痛刺激,才让我坚持下来。即便如此也能看出来,我已经非常非常的吃力了,因为我甚至没办法吊起身体让拉扯乳头的锁链不绷直,已经明显能看到乳头在被鳄鱼夹拉扯着变长了。1 D( v% V4 V( Q7 \9 c
  我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但又用力把手里的杠铃片推过来砸在我的腹肌上,这一次用的力气比上一次还要大。( Q- Q  P8 w' r' f8 B* `" ]( Q
  杠铃片砸在我的腹肌上的时候,我的身体猛的一颤,只感觉握住单杠的双手差点松脱,还是因为乳头的剧痛,才咬牙握紧的。只是毫无疑问的,我的八块巧克力腹肌再一次被无情的击穿了。
: J1 H% E* J2 Q/ I  “嘭——!”# E& I  k' Y1 Q" z' ^0 P
  “咕呜呃——!”
2 n0 Z8 V) Z! i+ t' J  这一次,胃酸甚至直接被喷到了身前的地面上,我痛苦的瞪大了眼睛,脸上因为疼痛而扭曲着。* {) O# |2 b( g! V* w" J
  小信这才接住荡回去的杠铃片,慢悠悠说着:“老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嘴硬呢!那就看看你还能坚持几下好了!对了,事先说好!哥你可是答应要做我的肌肉沙包随便我拿你的腹肌练拳的!”说着,小信的脸上又露出了帅帅的坏笑,“等一下可不要反悔喔!真好奇老哥你的腹肌被砸烂之后的手感怎么样呢!”
/ h6 m1 ]* n0 G- i( E5 b  “随便你,我才不会反悔呐!”我喘息着,没办法,我自己也清楚,现在距离我精疲力尽、腹肌被彻底击溃砸烂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早晚我会变成被吊在单杠上的肌肉沙袋的,随便我弟了,就当是这次拜托他考验我的腹肌极限的报酬好了。+ B) O- ^7 @. y+ l8 Q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我单方面的腹肌受难。小信用力的推着杠铃片砸在我的腹肌上,尽管速度并不快,但是势大力沉的重击每一下都足以轻轻松松的击穿我用力绷紧的腹肌。我引以为傲的八块巧克力腹肌能起到的仅仅是一点缓冲协力的作用,便会被无情的击垮。我能做的,也仅仅是在杠铃片砸下来之前努力的呼吸着,争取把腹肌鼓起绷到最紧,在杠铃片的重击和体力耗尽之前多坚持几下。但是越发酸胀疼痛仿佛使不上力气的胳膊和乳头上越来越强的拉扯力道都在告诉我,极限很快就要到了。' l1 B2 \* |+ \% j
  “嘭——!”  i% V! n2 y9 u/ S: a, p; L: w
  “咕呜~!!”
4 O0 X! C/ T* ]; U2 F# A& Y7 s  “嘭——!!”
& u" ]4 T: Y. g  “唔呃~~!!”
, t6 H6 v/ p' H4 X. `% J8 t1 j  Y  “嘭——!!!”2 i5 F1 R" U7 z# U$ u
  “呜唔啊~~!!!”
, g8 C& K8 F7 ~7 C9 g% p; k6 g  ……( B8 |8 V% F# c  a% c- a
  一下、两下、三下、……仅仅又承受了杠铃片十七次的轰炸而已,我就感觉身体再也坚持不住了,好好鼓起肱二头肌和肩头三角肌的臂膀一点点从半屈向下滑落着,不管怎样咬牙用力都没办法把身体再拉扯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乳头被鳄鱼夹死死咬住一点点的拉扯变长、越来越长,直到被拉扯到一个可怕的长度,才迅速的“啪嗒”两声——乳头终于脱离了鳄鱼夹的折磨和束缚,得到了解放,但随之而来的不是轻松,而是钻心刻骨的剧痛!  c4 }% ~+ F) l  ]
  “呃呃啊啊啊——!!!”: w$ _+ m7 K1 c/ X' L- v
  我痛苦的大叫着,泛着白眼,因为疼痛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在止不住的颤抖。本能的想要伸手揉一下剧痛不止的乳头,但是继续被手铐吊在单杠上,只能无助的扭动身躯。即便是已经被拷打的伤痕累累的腹肌,也因为我疼痛的挣扎,勾勒出来几分更加清晰深刻的沟壑和线条。' J0 [6 C% F1 |3 L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试图尽快适应这种疼痛,但是没办法,真的忍不住啊,实在是太痛太疼了。乳头已经因为被鳄鱼夹长时间的咬合挤压而充血变得紫黑,在鳄鱼夹被生生拽下去之后,又迅速的肿起胀大了两圈,看起来异常的显眼。/ v% Y/ L: X. o- Q# E3 x$ P
  “嘻嘻~,老哥你坚持不住到极限了哎?”小信笑嘻嘻的把杠铃片和锁链放下来扔到一边,走上来用手按压着我的腹肌。
* S/ B$ ?  k* ~( Y( b3 v  已经被一次次击溃击穿的八块巧克力腹肌完全没有一开始的硬度了,甚至精疲力竭的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把腹肌绷紧,只能任由腿上绑着的负重把我的腹肌拉扯舒展开。但即便这样,我红肿里带着处处紫黑色淤伤的腹肌依然有着肥沃的厚度和清晰的曲线。只是摸起来不再硬邦邦的,而是充满了弹韧的质感。小信手上混着我身上油滑的汗水,用力的按压揉捏了几下我的腹肌,原本还在火辣辣疼痛着的腹肌顿时又传来一阵刺痛,让我忍不住又“啊!”的一声痛叫出来。
4 Z; N+ x, l2 A4 T! ~0 K! o  “老哥你的腹肌现在手感好棒啊!”小信笑嘻嘻的,“超适合当沙袋练拳的!怎么样?要不要投降认输?投降的话我今天可以先放过你的腹肌喔!”7 B0 l7 \* Q- u' |
  “我可不会投降!”我有些费力的抬起头来,很硬气的说道,“尽管来就是了!用不着手下留情,你哥我的八块腹肌随便你练拳,想怎么揍都行,说好给你当腹肌沙包的,你想揍多久就揍多久!”8 y! n* `6 s* r$ L. H$ n! [
  我自己也知道,我弟下手一直很狠,我这样说的话,接下来我已经伤痕累累的八块巧克力腹肌肯定逃不掉又要被狠虐一番,甚至有可能身体其他部位的肌肉也逃不掉,不过我本来就是在考验腹肌的极限,所以也就无所谓了,再说我自己也很好奇,我完全精疲力竭、被一次次彻底击穿的腹肌还能凭借本身的锻炼程度坚持多久?
" z. \# \5 R* z! {2 X  w: c0 B+ }: U  我弟也没有再和我客气,估计刚刚让我投降认输是给我最后的服软机会了,不过我既然置之不理,选择用身体顽抗到底,那小信也只会很高兴的使用我这具肌肉沙包、腹肌沙袋咯!
7 X( N9 a+ I6 N7 X  k$ K1 K  “嘭~!嘭~嘭~~!!”- k" h0 o, p$ ^7 D, X5 F
  “嘭~!嘭~!嘭~~!”
5 P$ f1 |4 F, I7 y9 [5 h  “嘭~嘭~!!嘭~嘭~嘭~!!!”  P/ d6 d' V- e, [1 ^) o9 I
  ……2 o9 ^1 q' q) ~1 [) z8 H1 l/ \* c
  我辛苦锻炼出来的八块结实腹肌,完全沦为了我弟手里的沙袋,精疲力竭的我也没力气再把腹肌绷紧,只能凭借被拷打得伤痕累累的腹肌肌砖本身残存不多的硬度来硬扛。但是那点仅剩的硬度相比于我弟的拳头来说完全不是什么问题,甚至可以说只是给我弟的拳头打下来增加了一点手感而已。2 z. z- @" d# g) ^1 a
  我付出无数汗水锻炼出来的厚实坚韧的八块巧克力腹肌尽管红肿紫黑,却依旧壁垒分明,但我弟的拳头已经可以轻轻松松的击穿进去了,明明打的是快拳,拳头如同雨点一般落下、打在我的腹肌里,却每一拳都足以陷进我的腹肌里,打得我连连干呕,酸臭的胃液止不住的上涌,顺着嘴角流淌到我依旧饱满紧实的方正胸肌上,实话实话,我真的被痛揍得很惨哎。6 Y3 n. g" P0 M8 Z& b3 H! e
  “嘭!……嘭嘭!!……”# Y3 {6 |! U3 `& s
  “唔~!……呃~!……”
  T" p, Q" O' g& @& x6 ~  X  “嘭嘭嘭~!!嘭嘭~!……”
/ a! P$ q/ s" E  H  “呜啊~!……咕呜~!……唔呃~!……”( `& O8 w; h9 Q( A- e* ]8 s0 ?
  ……
8 D% x% l8 U0 q' W  原本结实漂亮的八块巧克力腹肌就好似正在被捶打的糍粑一样,在我弟的拳头下不停的变形,被打的歪歪扭扭,从各个角度进攻轰炸。而我也完全没有了抵抗的力气,无奈的耷拉着头,给我弟充当着“腹肌沙袋”的角色。小信的拳头又快又重,每一拳都能狠狠的捅进我的腹肌里,压迫着让我从几乎吐空的腹腔里挤出新的胃液。我也不知道我弟他什么时候才准备结束,我只能履行好接受腹肌拷问之前的诺言,不就是被当肌肉沙袋吗?辛苦锻炼的腹肌本来就是这么用的,这感觉其实也蛮爽的……我止不住的吐着不断涌上来的胃酸,健硕的身躯被吊在单杠上任由我弟不断的捶打痛殴我早就到了极限的八块巧克力腹肌,随着腹肌越发的疼痛疲软,身体也越发的酸软乏力,不知不觉的,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而小信依旧没有停手,说好的让他随便揍,那就让他打到尽兴好了,在失去知觉昏迷前,我无奈的这样苦笑着想到,旋即便眼前一黑彻底昏了过去。
+ u) v$ P# i7 r- F1 C3 z) k! G# T, c: Z/ ]

评分

参与人数 1FJ币 +3 收起 理由
式神天 + 3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楼主| 发表于 2023-1-22 09:32:16 | 显示全部楼层
嗷,答应你们好久啦,重新凑够了些能看的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 22:5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七千字是原作,后面一万字是这段时间的续写,祝大家新春快乐啦!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22 02:31:17 | 显示全部楼层
蹲一个后续还有大佬厉害(∗❛ั∀❛ั∗)✧*。

点评

大佬厉害期待后续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1-23 01:13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22 20: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的文了没想到还有后续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23 01: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456789 发表于 2023-1-22 02:31/ C6 S% D5 Q$ E) T
蹲一个后续还有大佬厉害(∗❛ั∀❛ั∗)✧*。
# O* V- D5 U2 {2 P' h! o: @
大佬厉害期待后续
8 V" v) S# M' {- I9 w' A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23 07:41: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困兽犹斗那篇不更了?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23 11: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呀,终于更新啦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23 11: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也别忘了其他几篇文章哦,咱们都期待着后续呢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24 01:45: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佬厉害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头像举报|小黑屋|手机版| 腹肌控论坛

GMT+8, 2023-2-9 11:54

fujikong X3.4

http://www.fujikong.c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