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腹肌控论坛

查看: 486|回复: 4
收起左侧

[连载中] 山本平太切腹,作者wobisishen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13 13:52: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腹友们快入坑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山本一族在跟愚人众联合的计划败露以后,最痛恨的人不是德川,而是自认为的自己家的叛徒——平太。- g2 b1 J$ v  X; j
在族人所谓的高层会议中,他们最终通过了对平太的制裁决定,而且由于对平太的极度痛恨,他们认为传统的绞刑或者斩首已经不足以发泄自己的愤怒,决定头一次使用一种极度痛苦的传统——切腹。2 {. U' {' s" R. G: m% A
平太在得知这个消息以后,没有犹豫地接受了,对于他的决定,白虎武士和小次郎都表示坚决反对,但是平太的态度也很强硬,表示自己会于三日之后在广场当众切腹,不过他切腹的理由并不是向山本一族谢罪,而是对厄运的解脱。族人们虽然对此异常不满,但他毕竟接受了切腹的制裁,也只能无话可说。% |' ]2 ^: Z: M9 Y! F
白虎武士副团长二郎为此雷霆大怒,与山本一族大吵了一架,但是山本一族始终凭着平太的个人意愿这一条件拒不撤回自己的裁决命令。裁决令下来的当夜,平太被白虎武士的几位代表性的人物叫到办公室,发生了什么谈话无人知晓,只知道白虎武士不再对山本一族的裁决令表示反对了。
' Z- s1 I4 j' ]* E* ?会议结束后已经是凌晨了,平太走出白虎武士大厅,看到在大门口一直等着的小次郎。) {4 x( y0 m8 e( a
“要来我家坐坐吗?小次郎。”! ~4 B2 O5 Y* Q- X% l
“切腹的时间定在三日后”平太坐在桌旁,“但实际上,一天之后,我就将在二郎的办公室里切腹了。”  H9 \% B6 V" o# e1 x) H
小次郎的声音非常疲惫:“为什么呢,平太?你明明一直都在反抗族人的意志,为什么这次就任他们宰割?”
( M9 Y5 m. L8 x* z平太笑了笑:“狗屁族人,早点没了好。”小次郎对他的唐突发言一下子搞得有些懵了,平太接着说道:“留一天的时间让这个消息发酵,然后在我切腹之后,白虎武士会趁着这个机会,把山本一族屠杀殆尽。”
  h* R2 F- O& y, ~3 h5 t  A+ q“我是族人的反抗者,同时说句大言不惭的话,我作为白虎武士,民众们还是蛮喜欢我的,当然,如果我不是山本一族的话。让一个处在两股势力之间的人受到迫害然后无比痛苦地切腹自尽,对于两方势力来说,都是起事的最好时机和理由。”8 m) g6 t' u$ i8 ?) a! `; z
“所以,白虎武士答应了?就因为你给的这个理由?勾结愚人众的理由还不够让他们覆灭?”" i  v# s0 i! e& M0 p8 P
“没错,山本一族这次虽然栽了跟头,但是证人只有你我二人罢了,加上他们行事比以前低调了太多,咬死不认,顶多从重处罚,族人覆灭是不可能的。当然,我要是被迫害切腹而死,那我这个白虎武士还算重要的身份,也许能有点用吧。把切腹时间提前,是我自己的想法,不过也是为了给族人一个措手不及。”
; H6 w' j8 L! d3 K/ O& \- v9 l- a) L“可是我不同意。”) q# S+ \' P* [7 r7 G
“没什么同不同意的,我饿了,你做点东西给我吃吧。这次把你喊过来,主要是为了这个,对了,做点易于消化的,不然切腹太难看了。”
8 ^8 T# o3 @8 ?% n6 g2 B吃了德川做的饭以后,平太摸了摸肚子:“饱了。”然后盯着小次郎:“明天也拜托你了,我知道,切腹需要很大的体力,虽然我想禁食来排空肠子的,但是如果没有体力完成切腹,那更丢人。你做些味道不太重的食物哦记得。”  Z  F4 L) n9 O# X4 z9 j
说完,平太起身走进浴室:“我洗个澡,小次郎你等我一下吧。”
' J$ m' d+ n# ~3 k6 {" {派蒙默默地收拾着桌上的碗筷,到厨房洗了起来,全程一句话都没说。
# y2 @& A/ {* D* {
3 u/ ^3 s8 \9 |4 B. }  h小次郎已经没有时间的观念了,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平太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简单地穿了一件浴衣,和小次郎一起来到床前,随后解开浴衣的腰带,露出粗壮黝黑的身体,坚定的眼神凝望着小次郎,“小次郎,到时候,介错也麻烦你了·····我先练习下,怎么切腹哦····”
0 k! ?* i5 v( w# W+ @' h说完,他把浴衣完全脱下,双腿轻轻岔开,膝盖落在床沿上,端端正正地跪坐在床边,正好面对着小次郎。% b, b+ Z6 \  W$ V% ~3 d3 o8 f1 @: @7 E
“我要十字形切腹,让肠子优雅地流出来,堆在我的腿上····”平太喃喃自语:“要是腿上堆不下的话,那可怎么办呀。再说,十字形切腹,肠子怎么可能会优雅地流出来啊····”
$ S, R* ?' h. y! |8 f3 ~他拿起自己床头柜的一把木刀,右手紧握着,抵在自己腰部左下方一点的地方,然后慢慢用力,让木刀捅插着自己的小腹。$ v+ c. d5 {8 c+ B2 {
小腹被压迫的感觉很奇妙,平太隐隐感觉肚子里有一团热气在升腾,很像性欲,但又没那么强烈,他低头紧紧盯着木刀,然后开始试探着往右边拉。$ o4 |# X5 M8 G5 p
坚硬的小腹被挤压变形,肚皮上被木刀划过的地方出现一道勒痕,如果这是真的利刃,那么就会是一道狰狞的伤口。
$ w1 Z9 H. u9 `; T1 n3 i“听说···”平太边划着自己的小腹,边轻喘着说道:“在小腹上划一个弧形的伤口,肠子会更快流出来·····”) _3 f2 t( i) A& e) o' r
“嗯···”平太用力的呼吸着,看着划到肚子右边的木刀出神,随后自语到:“但是,我好想把肚脐切裂啊···”
; e1 D' U# ~6 J说完,他就把木刀重新放到了肚子左边,这次是和肚脐齐平的位置,深深地捅下去,然后开始再一次往右边划过去。! l" Y8 [' j! m7 W6 p1 l5 D
在木刀滑进肚脐的瞬间,平太感觉到自己肚子里那团热气一下子爆开了,自己下体迅速挺起,双腿不由自主地夹紧了,肚脐底部好像有一根神经,连通着自己肚子最深处那个奇妙的地方,这是从所未有的快感,平太微微失神,停下了往右划的动作,转而把木刀往肚脐更深处刺进去,并轻轻地搅动了几下。! D- {6 z& w) ]3 x& t8 b' n
平太不自禁地哦了一声,呼吸更加急促了,肚脐里的快感让他着迷,小次郎看着平太迷离的眼神,轻轻呼唤了他一声。( X7 f0 h0 E% {
小次郎的呼唤让平太从快感中获得了一丝清醒,他恋恋不舍地把木刀接着往右边划过去,划到肚子最右边的时候,他剧烈地喘着气,硕大的下体那里,龟头已经湿润···
/ n# T; j- s/ S+ O+ A2 b4 `# {“就···就这样切腹,”平太余韵未消,把木刀抵在自己的上腹部大肠的位置,然后再次用力捅过去,沿着腹中线往下划。8 l% J, n/ p! z3 b- t# V
竖着划过肚脐的快感比横着划更甚,木刀从肚脐下沿滑出去的时候,自己龟头已经湿润了一片,他颤抖着把刀子往下划到小腹下面的时候,意识到自己的大腿挡住了手的路线,他慢慢把臀部离开双足,抬高了身子,双腿因为没有了挤压,原先饱满的腿型又展现出来,让人移不开眼睛。+ `$ E  F9 s1 `0 X
“到时候···用个东西把屁股垫高一点···”平太一边说着,一边把木刀划到自己阴茎的位置。
6 j: R; i3 Z: ~+ J4 M平太喘着粗气,看着肚子上狰狞的十字勒痕随着自己的呼吸起伏着,竟有一丝满足,随后他身体一阵轻颤,一股浑浊的液体从龟头喷涌而出,把床单浸湿了一小片。
3 O- _2 G  q  N; p, }9 p平太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低着头,不敢看小次郎的脸。1 F/ f0 N8 _" a% Y, l7 M
小次郎也没有想到,一次简单的切腹练习,平太居然会高潮。
& D2 p* E5 m0 C  R) l3 p$ D- r# |7 a2 N7 L1 u  O
第二天,平太将要切腹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东京,人们对此内心五味杂陈,他们虽然比谁都想要山本一族受罪,但是被制裁的人为什么会是平太?此时议论的人们才渐渐发觉自己对平太的态度似乎有些微妙,如果他不是山本一族的人,那么自己对他的态度是不是会改观?
7 l8 S' u4 _) N% k/ K) `一个中年男人,因为出身的族人而蒙受人民的白眼,又被自己的族人除以如此残酷的刑罚?* H7 e1 S, ^- V5 V9 j
自始至终,中年男人都是一个牺牲者?  d" W/ m# H7 F9 i. Z  p2 K7 `1 x' w
这样的论调很快成为了主流,也有部分民众祈求白虎武士出面驳回这一决定。) S0 V% E0 H# @; w8 Q5 W$ }
平太静静地待在自己的屋子里,一言不发。
4 H0 J/ o; o& X0 z: N6 i6 m4 q" A' w' p" r, \
入夜,平太带着自己切腹用的短刀,跟小次郎一起走进了二郎副团长的办公室。
$ p% s6 N/ e/ l7 X办公室里,大雄、利秋、小五郎还有二郎,都已经在等着了。) m; a5 Y1 u6 t: _7 P* d  |
办公室的中央,一块白布静静地放在那里。
+ M2 C: j- q8 k; p; s平太跟德川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平太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办公室里凝重的气氛,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反手把门关好,随后打开原本关着的窗子,蛙鸣、溪流和风的声音从静谧的夜里传了过来,一阵清风拂过,仿佛让沉重的空气轻松了不少。
* M& F! T* K6 m/ j- o8 k1 O" F; x随后,平太看向放在房间中央的那块白布,笑着说道:“这么小这么薄的白布,可不是切腹能用的。”/ {1 Q1 j. p& ]+ `4 w1 g& J
小五郎脸颊发红:“对不起···我没经验····”二郎依然一言不发,自始至终,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是反对这个决定的。但是二郎知道,白虎武士其他高层此时也对平太切腹的事情一无所知,因为他们和山本一族得到的消息都是平太将在两天后在广场上当众切腹。( ]1 ^% u+ e" [3 O: A* w. }3 p
这对于平太来说,是最大的羞辱。那不如在自己最好的伙伴面前切腹,有人陪着,也不孤独。4 F: N7 J) J1 b  K- Q: E4 Q5 |
平太随身带着一张双人床大小的白布,并折叠成合适的厚度,安安稳稳地铺在了地上:“你们准备的白布呀,太小了,到时候肠子和血会流到地板上的哦。”说到这儿,平太的身体突然僵住了:“对哦,我死了以后,你们打算怎么收拾我的尸体?”
+ ]! i/ ~& t( O2 \' ~小五郎低着头,脸上有些不安:“我···我是入殓师,到时候,我会把平太叔父流出来的肠子好好地放回肚子里,然后·····”! O% ^" J- {& i  d* J2 i
平太看了看小五郎的脸:“算啦,到时候,你就直接用这白布把我的肠子包起来,找个地方埋了就好,我会把它们全部从我肚子里拉出来的。”3 I* H% x, L8 k4 ?
二郎出声道:“平太,都是朋友,你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小五郎他可以的。”
- C9 }" X) W! }利秋在一旁附和道:“我们可以直接介错的····然后在你肚子上做伤口的···”: \8 N" q; n- N! z
平太摇了摇头:“不行哦,”他拿出留影机:“德川会把我切腹的过程完整地记录下来,然后公开给全体东京民众。”. ]2 ]- \2 H. R, G! P- B9 O3 p
看着房间里震惊的众人,平太接着说道:“所以我一定会完成十字形切腹,越痛苦越好,让他们知道一个切腹的中年男人有多么痛苦,山本一族有多么残忍。”
# W3 D3 A5 _; N6 u) ?$ ?$ `# Y& T& M) T平太说完,直起身,慢慢把身上的衣服褪下,大片春光逐渐裸露在空气里,在柔和的灯光的映照下,分外耀眼。
; E* w/ F& m5 z* P2 i$ j1 R: X平太赤裸着跪坐在白布的正中央,慢慢拔出短刀握在手里,左手矜持地在自己小腹上摩挲着。虽然面前都是自己亲密的人,但是他也不敢太过放纵自己的性欲。5 {2 a5 I! m- M9 |8 X7 E
在感觉到小腹深处升腾起一股暖流之后,平太把刀尖抵在了自己柔软小腹的左下方和肚脐齐平的位置,他挺直了身子,屁股下的小凳子让他的小腹和大腿呈现出一个120度的角,在他侧面观看的小五郎看着平太八块腹肌的小腹和下方粗壮的双腿,心里有些艳羡,但是如此令人垂涎的身体,待会儿又要被肚破肠流的残酷景象所取代,他的身体又有些颤抖。
' ~5 {* P+ [, v) D( ~; r0 y* ^平太深呼吸了一口气,右手狠狠一用力,刀子一下子扎进了自己的小腹中。
# b0 |) e# C! Y" `4 Q/ [因为用的力气不小,平太感觉到冰冷的刀锋一下子刺中了自己小腹左边的大肠,并且把大肠顶了进去。平太在极度痛苦的同时,又感到一丝庆幸,大肠的坚韧足够承受住刀刃的戳刺,如果这一刀扎在小肠堆里的话,自己的肠子恐怕就被切断了。
8 s8 E* v, H( ^# n! K平太慢慢把刀子往肚子外面拔,直到感觉刀尖再一次触碰到了腹膜的时候停下了,他喘了口气,此时才感觉到切腹所带来的剧痛,他深知要加快速度,不然切腹的痛苦是永远无法结束的。
, v4 ^5 j, p; S1 [6 \8 q他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喘息,把刀子用力往右边拉。5 X9 h. N0 N, {  l6 j( G( G9 m' k
刀刃切开皮肉的剧痛让平太身体不停地颤抖,精致的短发被汗水打湿,浑身的肌肉不住地颤抖。他现在一定疼得厉害,小五郎看着平太仰着头,紧咬的下唇已经开始渗血,面色因痛苦而变得惨白,双眼圆睁着紧盯着天花板,喉咙里传来压抑着的低鸣,他握紧了拳头,关切地看着平太。5 M8 a( k: j( H, b
“啊!是肠子!”利秋惊呼出声。8 M  {# e: ?* H
这时候平太已经把刀子快拉到肚脐的位置了,顺着血流流出来的,还有平太粉嫩的小肠,一小团肠子垂在伤口边缘,把伤口撑得开裂,仿佛是从一个满溢的口袋里流出来的一样,这个时候,众人心里不禁想着,平太紧致的小腹里,空间原来是这么逼仄的吗?这才切开了五厘米左右的伤口,肠子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要流出来了。
  P% G1 H. G0 I. R) c/ ^平太在刀刃划过肚脐的时候,才感觉到一股快感传遍全身,肚脐底部的肉结被刀刃割裂,他的下体开始出现感觉到性的快感的反应,这是人在临近死亡的时候一种本能,尤其是在濒死的痛苦里,这种快感会更加剧烈。
5 q& N6 {& _7 F# H+ Z/ \+ O! [5 f" A这种快感中和了切腹带来的痛苦,平太感觉到肠子逐渐从肚子里往外流,但他不管,甚至希望肠子流得更多一点,他加快了手上的速度,一直把刀子划到自己肚子最右边。* H# W7 ^( F6 s6 @1 t
一字型的伤口裂开了,大团的小肠散发着热气从伤口里推搡着挤出来,在平太性感紧致的大腿上慢慢堆积起来,平太的肠子如水一般流动着,极致的滑嫩用肉眼就足以看出,血的鲜红衬托着平太肠子粉嫩的颜色,有一种残酷的美感。0 I7 K5 n5 q3 H" s7 o
利秋捂着嘴,一言不发。
) ~, m+ Q# [0 A平太一下子垂下头,透过自己丰满的胸肌中间看着自己的肠子慢慢从肚子里流出来,那种内脏流出的感觉让他的肚子感觉有些空虚,但是自己的切腹还没有完成,他把刀尖抵在自己腰部上方枕尾的位置,再一次深深地刺了进去。: q) O$ M) q' b  G, M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他这次深度把握得很好。7 x$ n/ @+ ]7 D6 \/ `' J
他已经逐渐适应了痛苦,把刀子沿着腹中线慢慢向下压,肚皮被竖着切开,然后向两边自然分开,黝黑的肚皮、黄色的脂肪层和红色的肌肉相互映衬着,随后是粉色的,从肚子里流出来的肠子。
$ m3 h7 y( ~! Q6 Z在刀子切到肚脐的时候,平太感觉到刀刃把肚脐竖着剖成两半,巨大的快感降临的同时,他感觉到自己上腹部一下子敞开了,然后自己上腹部的内脏一下子被腹压顶出了体外,大团的小肠被肠油和肠系膜包裹着翻滚着从他的肚子里流出来,盖住了他的双手,往双腿上流了过去,如同雪崩一般。- m8 A: a+ a7 f! q6 A& n
腹压一下子失去了,他感觉喘不过气,但是双手被肠子包裹住的感觉既温暖,又粘腻,他几乎差点握不住刀,他眼前一阵发黑,但是理智驱使着他继续把刀子往下压,继续切开自己的小腹。而且小腹上的脂肪不多,都是肌肉,他必须把刀子再压深一点。
# X% g7 g0 N( v/ f0 v这一幕在众人眼里更加震撼,如果说横切之后的肠子还带着美感,那么在伤口交汇的一瞬间,大量破体而出的肠子则让众人一阵反胃,大团的肠子留出来以后,有的挂在平太小臂上,有的挂在刀柄上,有的在他的大腿上游移,最瞩目的就是那根青色的大肠,足有平太小臂粗细,实在难以想象,平太平时紧致的小腹里,居然有这么粗丑的东西。
3 c" m5 N1 o, a& |大肠很重,滑到小肠堆上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声响,利秋终于忍受不住,面色苍白地站了起来,拿出准备好的呕吐袋,吐了出来。. j$ c0 ]5 K8 \" c+ n- J( W. S
众人已经看不见平太的手了,只看见肚子前的那团肠子慢慢往下滑,最后落在了平太的大腿上,随着小腹被切开,大团大团的小肠如同流动着的粉色沥青一样从肚子里滑了出来,堆满了平太的大腿,然后在白布上又铺了好大一滩。
' [) ^, M& X2 A3 A. }3 l" _( I小腹被完全切开,腹压完全失去,平太已经说不出话了,他很庆幸,自己在切开肚子的最后瞬间,阴茎射出来最后的疯狂但被自己蜂拥而出的肠脏遮盖住了,此刻他的小肠正在他的阴茎两边温柔地滑动着,如同爱人的手一样轻抚着他仍在抽搐的阴茎。
; K  J- i+ ^: S4 B! |' [此刻他依然有一件事要做,他颤抖着手,把手伸进自己残破的小腹里,象征性地扒拉了几下,发现肠子已经确实全都流出去了,然后把自己的十二指肠割断,再把自己大肠的末端也割断以后,捏着流着大便的粗大直肠,把手从肚子里拿了出来,随后把大肠随意地放在自己身侧。! c' j3 F* H6 j) \. k5 X: D2 k
平太看向小次郎,小次郎会意,一刀斩落了平太的头颅,平太的头颅滚落在自己的大腿上,他最后感觉到自己的右脸颊和自己肠堆靠在一起,在意识的弥留之际,他甚至试图张嘴,想用舌头舔舐一下自己肥嫩的小肠。' E# v; h4 X8 W0 R& l
平太的切腹结束了,在场的众人恍如经历了一个世纪。  S; S! y3 r/ Y; U
但实际上,平太的切腹只持续了短短的五分钟,是非常干净利落的切腹。
( _. Q* K# v. x; S  w6 t: a( w2 J这是众人才察觉到,房间里并没有任何异味,甚至血腥味都没有。
; `5 I: n! Z8 ?# J0 ]* ]“是你吗?小次郎。”二郎轻声问道。' D6 E# K- n- s0 ^
小次郎点点头,他操控着风元素,让切腹的时候传出的血腥味和肠子的腥臭气息全都从窗口那里吹了出去。
+ R1 r! c) W( L$ O1 \/ E! Q利秋吐得面色苍白,小五郎局促地走到平太的无头尸体面前,先是把平太的头颅轻轻从肠堆里抱起来,用纱布擦拭干净。双手捧着,不知道咋办。
1 v5 {, J0 m$ z1 X# y+ Q二郎走过去,接过平太的头颅,端在身前:“我来吧。”2 Z" U( x' [& a/ Z4 p* s
小五郎低下头,用手把平太的肠子从大腿上慢慢取下,利秋和大雄也走上前来,趁着平太的尸体未曾僵硬,把他的身体摆成平躺的姿势,随后用湿润的毛巾为他擦拭身体。利秋什么都不懂,但是大雄在擦拭的时候,发现了平太性欲的痕迹,他心里有些悸动,小腹那里传来一阵燥热。
2 ^0 A9 e0 b+ y* ~* D4 N小五郎随后用之前准备的那块原来当切腹座位的白布把平太的肠子全都包裹起来,放在平太的尸体旁边,随后,二郎把平太的头颅放在了他的肠子旁边。: n8 n. _9 ^% D* ?
平太的切腹结束了,众人渐渐散去,大雄走回自己的房间,一只手轻轻搭在自己的小腹上。
" m0 `$ [. Y, c8 v& Z# v) ~“切腹,会有那么大的快感吗?···”大雄沉吟着,手上的力道逐渐加大了······
% D  m/ L% z% \5 F, {' S& b2 W
+ b- M6 `5 |9 N. Q) C后记:
) y5 E, T; A) t! X: I! a平太切腹的全过程被小次郎公开后,在东京引发了轩然大波,平太切腹时候痛苦的样子,还有肠子从肚子里流出的惨状让东京居民发动了针对山本一族的暴动,白虎武士趁势将山本一族尽数逮捕,随后于广场处以绞刑。
4 \* Y- M+ f+ x7 W9 x- T1 k- r
' Y6 T5 [+ l) g9 k7 r+ n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发表于 2021-7-14 21:50: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的文没评论?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7-15 09: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不发去原创区?

点评

在哪里发都一样,你们喜欢就行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1-7-15 14:03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7-15 14:03: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wjsxyz 发表于 2021-7-15 09:16$ r% X& t* i, T4 T
怎么不发去原创区?

( V1 `7 o  f3 z" z4 Q/ v8 [在哪里发都一样,你们喜欢就行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爱了爱了,喜欢切腹文同好的福音啊
《新手宝典》玩转论坛,新手任务快速升级,访问推广快速得币,敷衍回复将被禁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游客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头像举报|小黑屋|手机版| 腹肌控论坛

GMT+8, 2021-7-26 06:16

fujikong X3.4

http://www.fujikong.c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